导航菜单

我国豆粕供应多元化格局逐步形成

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关税后,国内食用油市场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目前,豆粕供需之间没有明显的差距。中国国际商会农业商会研究员张俊平(Zhang Junping)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国际市场不断变化,中国必须为豆粕的一定缺口做好准备。从长远来看,豆粕更具替代性,在世界上有相对充足的供应。中国豆粕或其他杂粕贸易渠道多样化,能够满足国内对蛋白饲料的需求。“豆粕供需平衡紧密”,豆粕是中国重要的蛋白饲料原料,年总需求约7200万吨。近年来,中国直接进口豆粕较少,主要依靠进口大豆进行压榨生产。张俊平表示,中国对美国大豆进口征收反补贴税后,美国大豆进口将大幅减少,这必将对国内豆粕供应产生影响。根据国内外市场分析结果,预计2018年中国将减少大豆进口1000万吨,这可能会减少豆粕产量约800万吨,占中国豆粕总需求的九分之一。

但是这是否会造成中国豆粕的供需缺口?根据相关市场分析,2018年中国豆粕产量预计将达到6950万吨,进口量154万吨,初始库存量213万吨,总供应量约为7317万吨。国内消费6956万吨,出口230万吨,总需求7186万吨,最终库存131万吨。豆粕的供需平衡很好,但供需之间没有明显的差距。“这一预测的前提是大约8700万吨大豆将被压榨。考虑到大豆进口减少和国内大豆进入压榨过程增加的综合因素,这是一个相对乐观的预测。考虑到国际市场的多变形势,我们必须为豆粕的一定缺口做好准备。采取预防措施防止事故发生。”张俊平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中国大豆进口量仅比去年同期增长了0.1%。然而,与去年同期相比,国内大豆库存大幅增加,截至7月底,豆粕仍处于扩张状态,这表明国内豆粕消费需求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养殖业的损失是豆粕需求下降的主要原因。从今年3月开始,国内生猪价格迅速下跌,生猪养殖利润进入亏损区间。4月和5月,能够繁殖的生猪和母猪数量继续逐年下降。集中在市场上的生猪数量和重量等指标大幅下降,导致4月至6月份国内豆粕消费量同比下降1.3%。一些专家预测,未来几个月豆粕需求可能会继续低于去年同期,这将继续抑制国内大豆消费需求。

直接进口取代市场缺口

张俊平认为豆粕的直接进口是满足国内豆粕需求缺口的有效措施。

中国在2008年之前的大部分年份都是豆粕出口国,2010年后逐渐开始进口豆粕,但进口量不大,2015年和2017年达到约6万吨,其他年份大多在2万吨左右。中国的豆粕主要从印度、丹麦、韩国、美国、荷兰等国进口。目前,日本、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韩国等国家都有一定的豆粕生产能力。除日本外,其他国家都是对我们的大豆和豆粕产品出口协议实行零税率的国家,贸易障碍较少。豆粕是大豆压榨的副产品,是我国畜禽的主要蛋白饲料。然而,除豆粕外,动物蛋白饲料还包括菜籽粕、葵花籽粕、花生粕、棉籽粕和棕榈仁粕。增加杂粕进口可以取代部分豆粕市场

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中国饲料原料供应充足,进口来源选择多样化。这是由于中国的整体开放战略。”张俊平说道。目前,中国与许多生产和出口农产品的国家或地区保持着良好的贸易关系。国内企业将根据需要自主选择合适的进口替代产品。

张俊平预测,在中美经贸摩擦短期内无法缓解的情况下,国内饲料原料的生产和贸易将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多元化豆粕供应模式的形成将有效满足国内豆粕供应缺口。

从国内石油生产的角度来看,中美经贸摩擦将为国内石油生产提供难得的发展机遇,大豆和油菜籽的种植面积和产量将在市场空间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得到恢复和发展。这不仅有利于石油和饲料的供应,而且对作物轮作和生态保护也有很好的效果。

从大豆贸易的角度来看,中国积极拓展巴西、阿根廷、加拿大等国家的大豆市场,形成了多元化的大豆进口格局。这将为我们的邻国如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以及巴西、阿根廷、加拿大等国发展石油生产提供良好的机会。

同时,中国豆粕和杂粕进口的增加,将为棉粕、花生粕、芝麻粕、菜籽粕和葵花籽粕等杂粕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在东南亚、非洲、中亚和中东欧地区向中国出口创造良好的机会。

“我们的国家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以开放和包容的心态融入全球发展的潮流。只要我们管理和创造一个良好的贸易环境,我们一定会给贸易带来繁荣。”张俊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