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快评:大选后英国需破解“三道难题”

(新华国际评论)速评:英国大选后需要解决“三大难题”。

新华社北京12月13日电-快速回顾:英国大选后需要解决“三大难题”。

新华社记者韩良

当地时间12月12日,英国人在圣诞节前寒冷潮湿的天气里完成了一场关键的选举。出口民调是选举最终结果的重要参考,显示约翰逊的保守党将以80票以上的大幅度优势赢得下议院650个席位的绝对多数,预计将确保英国在明年1月“离开欧洲”。

这场二战以来“最重要的选举”决定了“离开欧洲”的未来,并对英国未来的发展方向产生了影响。然而,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得到回答,英国才能在大选后迎来“更清晰、更光明的未来”。

首先,我们能解决“英国退出欧盟”问题吗?这是英国政党需要回答的“热门问题”。“英国退出欧盟”是这次选举的核心问题,也是各政党赢得选票的舆论砝码。以“英国退出欧盟”为焦点的保守党的胜利,是人民希望尽快结束“英国退出欧盟”纠缠的一幅草图。约翰逊期待着通过选举打破议会僵局,迅速解决“英国退出欧盟”问题,但实现这一承诺并不容易。即使新的“英国退出欧盟”协议在下议院顺利通过,这也只是完成“英国退出欧盟”的第一步。接下来,英国将进行更复杂和困难的第二轮谈判:与欧盟的贸易谈判。

根据保守党此前的承诺,英国议会将在2020年底“离开欧洲”过渡期结束前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然而,欧盟此前暗示,这一目标“不现实”。如果双方未能在2020年底前达成协议,而英国拒绝延长过渡期,他们只能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定与欧盟进行贸易活动。实质上,“离开欧盟”而没有达成一致的可能性的增加,可能会使英国经济再次陷入不确定的泥沼。恐怕“离开欧盟”和“拖欧盟”的戏剧仍将上演。

第二,被撕裂的舆论能被治愈吗?这是英国需要面对的“灵魂问题”。三年前,关于“离开欧洲”的公投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将公众舆论撕裂。公众对是否“离开欧洲”的意见两极分化迫使各政党“选择立场”并成为民粹主义者:不仅根据“左”和“右”路线,而且根据“去”和“留”。内部冲突损害了大党,小党获利,极端主义政党出现,地方政党掌权,政治格局变得越来越支离破碎。

围绕“英国退出欧盟”的政治游戏正在强化“英国”的离心力。支持留在欧洲的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 Party)在选举中表现出色,口号是“第二次公投”,希望用“离开欧洲”来加速“离开英国”,并“利用混乱”来实现独立。在“英国退出欧盟”协定中,北爱尔兰和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可能存在的“硬边界”触及了北爱尔兰的分裂神经,影响了和平和解进程,并再次加剧了种族和政治对立。受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影响,威尔士分离运动最近“脱颖而出”,加剧了该国分离的可能性.

最后,英国能在大选后重塑其全球地位吗?这是英国需要回答的“时代问题”。世界正面临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变化。英国正经历着现代“最关键”的时期。作为第一个进入现代政治和工业社会的发达国家,英国处于领先地位。如今,面对全球化时代内外的急剧变化,“后英国退出欧盟”时代的英国正面临着关键的选择。统治精英是接受“优雅的衰落”,还是与时俱进,响应人们的呼声?英国社会是更加保守和内向,还是更加开放和多元化?英国政府是更注重国内事务还是积极参与全球事务.如何选择将直接影响英国的发展方向和与世界的互动模式。

英国希望这次冬季选举能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